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十连板后停牌核查,“超级牛散”付小铜入主,能挽救ST中天吗?

2021-11-11 11:26
华夏能源网
关注

作者/Vincien

来源/华夏能源网

在连拉10个涨停板后,ST中天(SH:600856)终于停牌核查了。

华夏能源网获悉,11月8日,ST中天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股票价格近期累计涨幅较大,期间多次触及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司将于11月9日起停牌核查。

2021年10月26日起至11月8日收盘,ST中天已连续10个交易日涨停,累计涨幅高达70.06%。ST中天停牌股价为3.01元/股,如果以8月9日低点1.22元计,涨幅已达2.5倍。

这一切背后,皆源于10月25日晚一则实控人变更公告——“超级牛散”付小铜入主成为实控人,这让投资者看到了ST中天要翻盘的希望,更有付小铜旗下柳林酒业可能借壳上市的猜想。

深陷沼泽的ST中天

公司官网显示,中兴天恒能源科技(北京)股份公司(简称“中天能源”,现股票简称“ST中天”)是专注打造天然气全产业链的专业运营企业。公司主营天然气(CNG 和 LNG)生产和销售,LNG接收站投资建设及运营,海外油气资产开发运营等。公司各类子公司34家,总资产123.68亿元。

中天能源原本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交易,2010年9月私有化退市,2013年借壳长春百货大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长百集团”)实现A股上市。这是中天能源的高光时刻,而没落也从这个时候开始。

完成上市后,中天能源实际控制人变为邓天洲、黄博,有了资本的助力,公司开始了频繁并购。2016年5月,中天能源以现金方式收购加拿大油气田勘探公司LongRun,并于当年6月末,对该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完成过户。

2017年10月,中天能源以现金方式收购中融信托持有的青岛石油天然气32.49%股权,收购价款为3.76亿元。收购完成后,公司持有青岛石油天然气83.49%股权,从而间接持有即持有加拿大油气公司NewStar83.49%股权。

通过这两笔重量级的并购动作,海外油气田逐渐占了中天能源营收的大头。华夏能源网注意到,2016年至2021年上半年,海外油气田占公司营收的比重分别为27.85%、29.95%、43.81%、70.71%、75.26%和84.30%。

事与愿违的是,这两个收购并没有给中天能源带来投资效益,反而成了严重拖累。以LongRun为例:2018年净亏损2.75亿元;2019年净亏损27.88亿元;2020年净亏损3.29亿元;2021年上半年净亏损7840万元。

反映在中天能源身上,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公司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连亏三年半,亏损额分别为7.47亿元、29.34亿元、5.09亿元、1.93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2.06%、91.83%、98.57%、100.30%。

而公司实控人邓天洲、黄博问题更大,二人债务危机爆发,股权被多轮冻结,其还通过违规担保等严重侵害了上市公司利益。无奈之下,中天能源不得不走上借钱求生之路,由此开始频频易主。

2019年3月,中天资产、邓天洲与铜陵国厚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中天资产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对应的全部表决权、邓天洲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对应的全部表决权委托给铜陵国厚行使。此次表决权委托完成后,铜陵国厚成为中天能源控股股东,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从邓天洲、黄博变更为铜陵国厚实际控制人李厚文。

仅仅过了4个月,中天能源再度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铜陵国厚与中天资产及邓天洲签署协议,解除于2019年3月签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同日,中天资产、邓天洲分别与森宇化工签署协议,拟将所持公司合计18.7%股份对应的全部表决权委托给森宇化工行使。

交易后,森宇化工持有的表决权比例为18.7%,铜陵国厚不再是公司控股股东。森宇化工控股股东为森田投资,后者背后即为森田集团。由此,中天能源实际控制人从李厚文最终变更为森田集团股东薛东萍、郭思颖。

注:ST中天8月到11月股票走势

在取得控制权后,森宇化工向公司提供了部分借款,但是对于资金缺口庞大的中天能源来说,只是杯水车薪。2021年10月11日,通过司法拍卖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的中原信托成功改选公司董事会及监事会,森宇化工委派的董事及监事被罢免,公司控制权再起波澜。

但是在控制了过半数的董事且作为第一大股东的情况下,中原信托并未认定自身取得公司控制权,这一蹊跷事项也引得交易所问询,要求公司明确控制权归属。

让人意外的是,仅仅不到15天,还没等回复问询函,中原信托便又将自己的表决权委托出去。

10月25日,ST中天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中原信托与诚森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森集团”)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诚森集团将通过无对价地受托第一大股东表决权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交易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诚森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付小铜。

ST中天能否再变天?

付小铜是谁?

作为陕西付氏家族的第三子,今年已48岁的付小铜被业内人士称为“超级牛散”。此前,付小铜通过参股的形式频繁出入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在资本市场颇有名声。“他是资本市场的行家。”不少人如此评价付小铜。

例如,2018年四季度,付小铜悄然出现在方大炭素(SH:600516)第四大股东之位,持股0.55%,持股市值约为1.65亿元。2019年,付小铜及其一致行动人柳林酒业出资2.86亿元参与金种子酒(SH:600199)定增,持股比例为7.71%。

2020年三季度,付小铜通过二级市场增持,成为万隆光电(SZ:300710)第六大股东,持股比为2.58%。四季度,其进一步增持至3.41%,晋升至第三大股东,此后付小铜大举加仓,并与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结成一致行动人。2020年三季度,付小铜成为利民股份(SZ:002734)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55%。2021年6月,付小铜在35个交易日内耗资5亿元举牌龙大肉食(SZ:002726),获得5.08%股权。

需要注意的是,与以往参股投资不同,这次入主ST中天是意在谋取控制权,这一点在ST中天披露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可以得到印证。很显然,这是在下一盘更大的棋。

市场一致的猜测是,付小铜是醉翁之意在于“酒”,即推动其手中的柳林酒业借壳上市。

对此,付小铜回应媒体称:“入主 ST 中天是针对能源产业的全新的规划,而对于柳林酒业的意义还在预期之中。鉴于 ST 中天目前的经营状态,实现扭亏为盈是首要一步,其次才是酒业板块的延伸。”

不过,柳林酒想要借壳ST中天绝非易事。一方面除了前述所说的ST中天本身盈利不佳麻烦缠身,另一方面,接手的诚森集团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华夏能源网注意到,根据诚森集团披露的财务数据,其2018-2019年连续亏损,2020年仅盈利159.91万元,同时2020年期末资产负债率高达96.35%,其全资子公司曾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其次,柳林酒业要想进入资本市场也不容易。

去年以来,A股市场上,多家公司曾掀起一阵“买醉”潮,沾酒股价就大幅上涨,炒作之风明显。证监会审核也愈加严格,例如大豪科技127亿元重组红星股份(红星二锅头等)事宜推进近一年,始终得不到监管机构放行。

眼下,ST中天存在较高的退市风险,公司深陷沼泽,资金链断裂,诉讼缠身,旗下重要子公司股权以及四十余个银行账户陆续被冻结,已无可执行财产。此外,其国内的天然气销售业务已基本停滞,仅依赖加拿大的油气资产确认收入,但也持续处于大额亏损状态。

对ST中天来说,诚森集团和付小铜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从前车之鉴来看,这根稻草能抓多久、能不能靠得住,还需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储能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