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人类世下:反思过去,审视现在,规划未来

2020-12-12 11:55
陈述根本
关注

文/陈根

2018年6月,以色列维茨曼科学研究所的 Ron Milo 教授先是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杂志发表论文,论文中计算了地球上的生物量分布并且指出,仅占据地球生物总量0.01%的人类,已经导致了83%的野生哺乳动物和将近一半的植物灭绝。

2年后的12月9日,Ron Milo 教授团队在 《自然》(Nature) 发文,其研究指出,2020年或将标志着人造物体质量超过活生物量的转折点。人类已经成为塑造地球面貌的主导力量。

再一次,“人类世(Anthropocene)”这一概念进入大众的视野。不管承认与否,一个由人类自己创造的全新的地质时代——人类世,已经来到。人类世让人类愈发认识到,必须以一种新的历史思维去反思人类的过去、审视人类的现在,合理地规划人类的未来。

陈根:在古今之间拆墙,人类世下你和我

“人类世”的历史风云

“人类世”的出现并非一蹴而就。事实上,至少从 18世纪晚期开始,一些博物学家和地质学家就已经注意到人类的介入对地球产生的潜在影响。

早在1778年,法国博物学家布封就曾指出,人类的时代将成为地球的第七个亦即最后一个时代。

1854年,威尔士地质学家和神学教授托马斯·詹金在其所讲授的地质课上提出,若以未来的化石记录回看现在,当今可以被称作“人类时代”,“所有近期的岩石,或许都可以被称作灵生(Anthropozoic)石”。

而到了1873年,意大利神学家和地质学家安东尼奥·斯托帕尼就已明确将人类所生活的时代称之为“灵生代”(Anthropozoic era)。

但“人类世”作为一个概念出现,则最先发端于21世纪的地质学领域。

2000年,大气化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克鲁岑(Paul Crutzen)和生物学家斯托莫(Eugene Stoermer)在《国际地球圈-生物圈计划研究通讯》上联合发表的《人类世》一文,认为人类作为一种地质力量已经对地球生态系统产生了不可逆转的影响,“除非发生重大灾祸,如火山爆发、传染病、核战争、行星撞击等,人类作为一个重要的地质营力将存在数千年甚至数百万年之久”。

人类世概念从提出之日起就牵动着对于人类终极命运的广泛思辨。在这一观点的影响下,时隔七年,保罗·克鲁岑联合美国化学家威尔·史蒂芬和美国环境学家约翰·麦克尼尔在《人类环境杂志》上发文,重申了“人类世”这一概念。他们认为,人类已经深刻地改变了地球的自然过程。在人类世时代里,人类将不再以旁观者的身份研究自然世界,而是成为了自然变革的主导原因。

2019年5月,英国科学杂志《自然》报道,由科学家组成的“人类世工作组”投票决定,正式确立这一新的地质时代概念,在地质年代表上加上“人类世”,起始时间为20世纪中期,并计划在2021年前向国际地层委员会正式提交人类世的议题。这同时加速了科学界和公众对“人类世”概念的接受。

就在12月9日Ron Milo 教授团队刊发的研究论文中,Ron Milo的研究团队估算了1900年至今的全球生物量和人造质量的变化。他们的研究表明,在20世纪初,人造质量相当于总生物量的3%左右。而今天,人造质量已经超过了全球总生物量,重约1.1兆吨上下。

在1900年至今的这段时间里,总生物量略有下降,而人为质量快速增加,如今正以每年超过30吉吨(即300亿吨)的速度不断产生。过去100年,建筑、道路、机器等人造物体的质量每20年翻一番。平均而言,地球上每个人每周都会产生相当于其体重的人为质量。

研究称人类对地球的影响正在不断增加,如果按照当前的趋势,人造质量预计将在2040年超过3兆吨。这也从定量的角度严格证实了“人类世”的提议,并且给出了一个以质量为基础的人类世时代特征。

陈根:在古今之间拆墙,人类世下你和我

反思过去,审视现在,规划未来

事实上,自“人类世”概念被提出起,其就一直作为一个争议话题存在。在部分观点中,人类世更像是一个划分人类历史的单元,而不是确定地球历史的科学概念。然而,即便人类世不能成为一个地质新时代,这一概念的出现也足以说明,人类和地球正经历着一个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时期。

在这个时期中,人类作为一种地质力量在持续不断地改变着地球,并对之施以不可逆转的影响。用更加具体也更为专业的表述来说,人类世是“人类活动作为主要的外部地质营力对地表形态、地球环境和地球生态系统产生重大影响,使地球系统演化改变原有速率,地球系统演化进入自然与人类共同影响地球未来的地质历史新阶段”。

人类作为一种地质力量对地球的改变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地质沉积率的改变。人类的农业活动和建筑工程,极大地加快了地球表面的侵蚀和风化速度,由人类引发的风化率比自然风化率高出一个数量级。

二是循环的波动和气温变化。工业化时代以来,地球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比工业化时代以前高出三分之一,是近 1000万年以来的最高值。二氧化碳的排放导致气温,特别是最近二十年的气温加速上升,已达到6000万年以来的最高温度。

三是生物的变化。有证据表明,人类与很多动物和植物的灭绝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物种的加速灭绝和生物数量的下降,已经从陆地蔓延到了海洋。人类导致的生物种群的变化速度堪与冰河期来临时相提并论。

四是海洋的变化。20世纪以来,全球海平面已经上升了 10~20厘米,预计未来100~200年内海平面将上升至少1米。与此同时,海水正经历着过去3亿年来速度最快的酸化过程,众多海洋生物将面临生存威胁。

当然,针对人类作为一种地质力量而存在,人类世提供了一个新的角度,阐释了站在新的地质时代,如何看待人类生存空间与人类生存发展的关系。更重要的是,人类世作为一个历史概念,其包含的社会意蕴则对我们的生活具有重要的思考意义。

陈根:在古今之间拆墙,人类世下你和我

人类世重塑了历史中时间和空间的概念。进入21世纪,大历史兴起,将历史的时间跨度拓展到地球诞生之时,即138 亿年之前。与大历史类似,人类世概念的提出,同样是将人类历史的时间维度融合于地球历史的时间维度之中,从而让人类历史与地球历史或自然历史形成一种真正的对话。

此外,在人类文明发展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人类都作为改造地球的中心存在,而人类世则有望打破这一人类中心,从人类中心转向人类主体。

对于人类中心来说,一方面,人类在历史叙事中占据不可动摇的中心位置,是历史中的绝对主体。与人类相比,地球、自然与其他物种只是人类历史的背景,甚至是作为人类的他者而出现的。另一方面,人类中心主义还意味着人类可以正当且合理地对其他物种进行支配。

而在人类世的背景下,人类不再被看作是特殊的一类,而是被视为地球上诸多物种中的一种。尽管人类依然作为一种地质力量而出现,但由于人类对地球环境和生态造成的危害同样威胁到人类自身的存在,因而人类并不能独善其身或具有某种超越性,而是与其他物种一样,受制于所有生物共同的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

人类世是个有趣的思想实验。不论它是否真的能成为地球历史的一个新时代,气候、环境和生态都因人类本身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它让人类愈发认识到,必须以一种新的历史思维去反思人类的过去、审视人类的现在,以及合理地规划人类的未来。

当然,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因为人类有什么特殊性,而是因为人类与地球、与其他物种一样,都面临着共同的命运。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推荐专题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