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后有红色追兵,富士康的下一步?

富士康处于红色供应链进逼压力下,目前手机等3C电子市场饱和,近年营收成长缓慢,毛利率亦承受不小压力呈下降趋势,为了突破困境,富士康短期营运观察重点。

除了iPhone组装市占率保卫战之外,富士康还通过扩大伺服器市占,拓展毛利率较佳的零组件业务,将内部数位转型提升效益作为当务之急,富士康明年的目标是将毛利率由目前约5-6%提升至7%,不过,要让体质焕然一新的新业务如电动车、机器人、数位医疗等,至少要两年后才会逐步发酵。

3C新品缺乏明星级产品,经济规模优势无处发挥

会有EMS(电子制造服务)的出现,是植基于有大规模标准化商品需要大量生产的需求,出货规模一年要有上亿个单位,量不够大,组装厂难以赚钱。过去因成本考量,台商前往工资低廉的中国设厂,凭此接下国际品牌大型代工订单来扩展规模,扩展规模之后就有充足的现金流,再以此壮大与客户谈更多代工品项,EMS厂是在这样的背景长出来的。然而时过境迁,EMS厂现在面临迫切的困境,从经济规模来说,PC、NB、平板、人工智能技术手机市场都已饱和,从成本面来说,EMS厂在中国得天独厚的生产条件已经逐渐消失,一方面在中美对抗局势下,中国积极建立本土供应链,表现在扶植本土的组装厂,台厂原本在当地设厂享有相关补贴优惠都逐步减少,中国开始大力补贴立讯、歌尔、比亚迪等中国本土厂商,另一方面是工资成本不断上扬,进一步压缩得来不易的毛利率表现,台厂同时面临经济规模的市场环境不在、以及红色供应链崛起的双重压力。观察富士康这几年毛利率表现,毛利率由2015-2016年的7%以上,逐年下滑至2019年的5.91%,这是反映前述经营环境以及成本压力的结果,税后净利也由2016年高峰的1486.63亿元降至2019年的1153.09亿元;只有富士康通过减资,使得近年EPS都能保持在8元以上。

可以说,过去EMS厂是不断在经济规模与成本考量两者间拉扯平衡。过往以来,一年出货量规模超过上亿单位的PC、NB、平板、智慧型手机,这些大规模人手一支或走进每个人家里的产品问世,成为EMS厂营收、获利成长的契机。

短期经济规模仍是观察重点、新业务两年后才会发酵

富士康近年营收成长和缓、税后净利呈现下滑,不过研发费用不减反增,而研发费用由2016年起逐年增加,由511.40亿元、研发费用率1.17%,提升至2019年的915.48亿元、研发费用率1.71%。显示富士康为了突破前述困境,加大研发投资积极转型。

富士康是一艘航空母舰,转向总是需要一些时间,因此富士康短期营运观察重点,除了iPhone组装市占率保卫战之外,透过扩大伺服器市占、拓展毛利率较佳的零组件业务、内部数位转型提升效益成为当务之急,富士康目标明年毛利率由目前约5-6%提升至7%。并不是明年目标。所谓的新产品线、新产业是指电动车、机器人、数位医疗等领域,以电动车来说,富士康推出「MIH EV软硬体开放平台」,规划是将MIH软硬体平台所有的开发成果,包括规格、参数、软体等开放给合作伙伴,车厂可以在这些基础上,开发所需要的车型,进而缩短产品开发周期。

富士康董事长刘扬伟指出,2021年消费人工智能技术产品(主要包含人工智能技术手机),若排除疫情因素,乐观看待成长表现,云端网路产品(主要是伺服器)需求持续看好,预期CSP (云端供应商)客户出货量有望达到两位数成长幅度,电脑终端产品预期需求回归正常,或出现小幅衰退,元件类产品(零组件)预期透过CMM(Component Module Move)模式扩张市占率,预期出货有15%成长,整体2021年合并营收要达个位数成长。

刘扬伟表示,2021年毛利率要达到7%目标,将透过产品组合以及内部管理优化、数位转型来达成,产品组合主要是透过零组件业务的扩展来达成;至于毛利率较高的新产品线、新产业,刘扬伟指出,目前MIH平台已有宁德时代、高通、AWS、微软、TI、Mediatek、ROHM、The Autoware Foundation、意法半导体等厂商加入,并且还有表达有意加入的厂商则有90家,来自欧亚非、北美共25国家,加入硬体平台有65家、加入软体平台有15家。

刘扬伟预期,MIH平台要至2022年开始才有营收贡献,2023-2024年才会有显著贡献,但显著贡献时间点已较原本预期的2025年提前。

G2态势未改变,非中国产能布建持续进行

中国在扶植本土供应链的氛围下,富士康在中国没有地主优势,分散产能风险是必走之路;加上美国总统选举结果由拜登胜选,市场疑虑若拜登对中国态度转趋友善,是否产能挪移都要做白工了?

近期询问相关组装供应链,普遍认为产能分散趋势很难再回头,G2态势仍将持续,只是川普比较外显,拜登可能比较内敛,但都还是会在中美对抗的架构下,供应链分散仍会持续。

刘扬伟表示,未来供应链朝区域化生产方向不变,鸿海在中国之外,3-5年前便看到G2态势将显,因此及早布局包括越南、印度、墨西哥等地,目前分散供应链计划没有改变。

针对威州投资案情况,刘扬伟表示,威州案必须要兼顾股东、生意、政府三方利益,建厂方向没有改变,不论哪一位总统候选人当选都会依照计画执行,差别在于,我们会尝试选择不同产品线,目前威州厂的产品方向,包括网通相关、伺服器、软件、AI人工智能技术相关等都会评估。

鸿海目前处于转型过渡期,逾3成营收来自iPhone手机组装业务,单一客户订单消长对其营运影响不可谓不大,在立讯崛起背景下,成为市场对于鸿海营运基本面是否稳固的担忧所在,短期要观察鸿海能否透过伺服器、零组件业务的进一步扩大,拉升近年较为低迷的毛利率表现,长期而言,在研发支出持续增加之下,是否能在新产品、新业务再下一城重拾动能,特别在电动车平台的发展,值得持续关注。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