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聚焦名企]优艾智合:AGV市场大有可为,但仍需翻过两座大山

在经历2015-2018年的集中入场后,从2019年开始,AGV行业每年新增的市场主体逐年下降,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仅新增44家,为过去11年的新低;但量还在那里,企查查公开数据显示,目前我国AGV领域的相关市场主体高达1986家,

如此多的科技企业聚集在移动搬运市场,会不会给企业带来沉重的竞争压力?

[聚焦名企]优艾智合:AGV市场大有可为,但仍需翻过两座大山

优艾智合副总经理郑昊(来源:优艾智合)

在优艾智合副总经理郑昊看来,这是份不必要的担心,因为市场的需求在那摆着。根据AGV产业联盟统计数据,2014-2019年,我国AGV产量从3200台猛增到了33400台,年复合增速为59.85%;销售市场规模也从7亿增长至61.75亿元,年复合增速为54.56%。

[聚焦名企]优艾智合:AGV市场大有可为,但仍需翻过两座大山

2014-2019年我国AGV市场分析(数据来源:AGV产业联盟)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优艾智合郑昊从3个角度给出答案。

市场需求才是推动行业发展的真正主因。我国人口红利正逐渐消失,让可从事制造业的人数逐年下降;更为严峻的是,目前制造业的工资水平已经跟不上服务业的发展速度,以“世界工厂”东莞为例,目前电子类工厂一线工人的工资普遍在5000-6000元/月,而工作时间相对自由的送外卖、送快递等行业,7000-8000元/月的工资已变得寻常可见。

这导致了制造业的大量工人转投互联网公司旗下,持续加剧了制造业发达城市的用工紧缺局面。

有数据显示,我国1000万的快递员、700多万的外卖人员,大部分从业者来自制造业。不仅让制造业用工短缺,还拔高了用工成本,这为AGV机器换人提供了庞大的市场空间。

虽然目前我国正在主导制造业自动化、人工智能技术化升级,但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短期内还无法做到。

以佛山为例,全市19万家制造企业,但应用到机器人的比例仅为7.5%(工业机器人占大头),未来在陶瓷机械、木工机械、塑料机械等领域仍有非常大的采用需求。

不过相比用工短缺,优艾智合郑昊认为高端行业更能引爆AGV市场。AGV引进国内时间已有20多年,但过去都是缓慢发展,技术、市场都有一定制约。

而随着国内不断加大对高端制造产业的扶持,AGV才算是迎来了高速发展期。

相比过去的低端制造,高端制造产业更容易接受自动化、人工智能技术化设备,对AGV的接受度也更高,如汽车、半导体、电子、大飞机等,先进装备是他们不可或缺的生产工具。

对于起步期的中国人工智能技术制造产业来说,将是AGV爆发的重要前提。

当然,让AGV制造商们目前阶段相处友好的还有第三个重要原因,这就是优艾智合郑昊眼中的细分行业耕耘。

郑昊告诉OFweek机器人网,虽然我国AGV设备制造商有上千家之多,但每家企业耕耘的细分领域都不一样,如电商物流、半导体、电子、光伏、新能源、汽车等行业,所需要的AGV产品功能都不一样,这让每家AGV企业的耕耘重点也会不一样,因此虽然企业多,但并不会让行业形成红海局面。

更为重要的是,每一个行业所涉及的产业链非常长,不同制造环节对AGV的需求又不一样,对正在快速发展的AGV产业来说,拥有足够的市场发展空间,就看各家企业如何选择自己的耕耘定位。

以半导体及电子制造产业链为例,从上游的晶圆制造、封测,到下游的模组与总装,仅芯片制造环节就有上百道工序,足够AGV企业去深耕发展。

而这也是目前优艾智合的重点耕耘领域之一,其已在晶圆FOUP转运、封测弹夹Magazine转运、Tray盘转运、SMT上下板机、线边物料配送等工序提供了相应的设备。

优艾智合郑昊进一步分析认为,也正因为场景多、工序多、需求多,给AGV企业带来了较大的挑战。

首先是供应链体系和零部件价格,目前虽然市场对AGV的需求正不断增大,但由于场景众多,一些细分场景的机器人形态整体规模还不大,还处在小批量的阶段,导致部分部件的标准化和供应规模还没成熟,所以零部件价格还没有降下来。

优艾智合郑昊分享道,目前复合操作机器人的价格普遍在40万元以上,这个价格可以购买一辆不错的中高端轿车,和现阶段的人工工资相比,客户的直观感受不利于快速普及推广。因此,AGV产业必须把总量做起来,零部件标准化规模化,才能把产品的价格降下来。

说到此处,优艾智合郑昊也表达了与友商一起把AGV产业做大做强的期望。

第二个是国产替代,虽然目前AGV的部分元器件实现了国产替代,但在核心部件领域仍由国际供应商所提供的,这也是导致AGV价格下降空间有限的重要原因。优艾智合郑昊说道:“AGV成本构成中,激光雷达占比可以占到20%-30%,部分精密制造场景甚至更高,但这部分元器件仍高度依赖进口,还需要加速国产替代,提升我国AGV产业供应链的成熟度。”

另一个挑战是AGV对场景的普适性。目前的AGV基本都是专用开发,即便需求相同,但场景不同,对AGV的需求也会不同。如在电力巡检中的抄表应用,如果仅是识别,通过视频成像分析就可以实现,但如果需要打开柜门才能读取,那么就要求AGV必须具备开柜门功能。

更大的问题是,不同的柜子,打开方式都会不一样,这就要求企业需要针对每一种柜子专门开发对应的算法,对厂商和用户来说,将会带来巨大的成本,显然不符合AGV的应用初衷及推广。

那么势必要求机器人具有场景普适性,就拿开柜门抄表应用来说,至少要让AGV支持多种柜门的打开方式,才能让一台机器人满足“多场景抄表”这一需求。

“实际上,以目前技术水平来说,要实现场景的普适性还有很大难度;主要还是针对标准化场景来开发应用,限制了AGV的批量化使用。”优艾智合郑昊如是说道。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