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焊接机器人 喷涂机器人 搬运机器人 装配机器人 切割机器人 其它机器人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社区上岗的服务型机器人,百亿独角兽会出现吗?

“人工智能技术服务机器人行业,就是十五年前的互联网、十年前的移动互联网、五年前的新能源汽车行业。”

文|罗宁

8月21日,特斯拉人工智能技术日上,一个戴着面罩、身穿黑色紧身衣模仿机器人跳舞的家伙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正当大家感到疑惑时,埃隆·马斯克揭开了Tesla Bot的神秘面纱,这位“钢铁侠”再一次发出了让人意外的大胆发言:

“这种高度约为5英尺8英寸的机器人将能够处理各种工作,比如用扳手将螺栓安装到汽车上,或者在商店里拣货,将人从危险、重复和无聊的任务解放。”

另外,马斯克还希望利用这台机器人解决劳动力短缺和机器人价格过于昂贵的现实问题。当然,对于这位目标致力于让人类移民火星的亿万富翁来说,机器人的存在并不是为了抢人类的饭碗,而是让机器人去做人类不愿意做的工作。

实际上,机器人的存在早已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工业领域机器人在多年发展之后,现阶段已实现工厂自动化,行业生态日趋成熟。而在服务机器人领域,近年来以石头科技、科沃斯为代表的家庭清洁服务机器人,以及高仙、云迹等代表的商用服务机器人,都在加速发展,服务型机器人的商业化之路越发让人期待。

而在近期,商用机器人赛道上,卡位细分赛道的社区服务型机器人,逐渐引起资本的关注,在商用特种机器人之外,这条赛道正在被逐渐发掘出巨大市场。在劳动力逐渐短缺的趋势下,社区清洁成为了社区服务中一大痛点,因此社区清洁服务机器人应运而生。

为什么清洁服务机器人可以持续火爆,并在国内诞生出两家市值700亿元以上的上市公司?社区为什么是下一个即将爆发的机器人场景?下一个百亿“独角兽”又会是谁?

清洁服务机器人的进化之路

短短三十多年时间,家用清洁服务型机器人以极快的速度完成了从超声波到红外再到激光雷达的一系列技术升级,从半人工智能技术化走向人工智能技术化的过程中,这类产品真正做到的是代替人类完成清洁工作,而利用技术手段改变人类生活的做法也正是人们对于服务型机器人的期待。

从技术演进方向看,清洁服务型机器人代替人的前提是能更好完成“清洁”这个核心任务。从1985年日立公司的HCR-00到1999年伊莱克斯的三叶虫(Trilobite)机器人吸尘器,从2002年iRobot的Roomba到2010年Neato的Neato XV-11,扫地机器人完成了从过去的随机碰撞到现在的扫描建模人工智能技术清洁,这大大提升了清洁的效率和人工智能技术化程度。

“上岗”社区的服务型机器人,何时出现百亿独角兽?

(图片来自山西证券)

从吸尘、拖地再到扫拖一体并能自清洁,这类产品一步步减少了人的参与过程,实现了从“解放双手”到代替人的目的,不过在商用领域,扫拖一体技术仍未大面积普及,更多产品只定位于扫洗一体,在国内,麦岩人工智能技术开始切入扫拖一体型机器人,也带来了清洁服务型机器人在商业领域的新方向。

实际上资本市场对机器人领域的投资热情逐渐变高,不少拥有明显核心技术的公司或已验证可落地、应用场景明确的商业公司正受到追捧。

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1月-5月,国内机器人领域共完成81笔融资,其中有近40笔融资金额过亿,尤其服务于商用领域的自动扫地机器人,也在近两年受到大家关注。其中,“高仙机器人”在今年获得龙湖资本和蓝驰创投数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之后估值达到30亿元人民币,另一家由科大讯飞、腾讯投资、联想创投等支持的商用服务机器人公司“云迹科技”估值也已达30亿元。

不同于家庭产品,商用领域的清洁型服务机器人一般按照场景进行区分,包括商业场景、办公场景、社区场景、以及其他特殊场景等。

但在目前的市场划分中,社区场景则处于空白阶段,市面上缺乏对应的产品。这也是由于社区场景涉及到不同的材质、不同的室内外场景、面对的清洁环境更加复杂,在操作清洁的过程中需要对复杂环境和突发事件更高的适应能力。

所以,是否会有面向未来社区人工智能技术服务机器人,能够将社区场景覆盖,并成功完成对空白市场的教育和普及?

麦岩人工智能技术要做的正是这件事,在《光锥人工智能技术》对麦岩人工智能技术CEO李宇浩的采访中,他曾多次提及左晖的一个观点:“第一要创造价值,不创造价值,获取结果没有什么意义,这就是正确的事。第二在选择路径的时候,要选难的路。往往选难的路,成功率其实更高。”

相比于欧美和日本早已成熟的社区和机器人市场,国内直到最近几年才依托逐渐成熟和商业化的低速自动驾驶技术逐渐走入大众视野,但发展速度已经逐渐赶超欧美等发达国家。根据山西证券人工智能技术扫地机器人研究报告,我国已经是吸尘器产品出口的第一大国,扫地机器人技术含量提高,人工智能技术化也进一步加强,这意味着市场潜力空间巨大。这类机器人在技术层面有着类似的核心:

1,基于激光雷达、摄像头、红外等多种传感器形成的环境感知系统,结合SLAM以及深度学习技术,使机器人可以在封闭或半封闭环境中,完成自主运动控制;

2,人工智能技术算法的快速迭代升级,使机器人能够完成路径的人工智能技术规划、人工智能技术避障、识别不同区域以及自动返回等功能。

不过,在专注做社区人工智能技术清洁机器人的麦岩人工智能技术创始人李宇浩看来,面向社区的清洁服务机器人在过去这些年发展中存在着几个痛点,这导致市场还存在很大的拓展空间。

首先,价格太高。定价在8万元甚至10万元以上的产品居多,对于一些中小型社区来说不够友好;

其次,功能复杂且不够人工智能技术。一些产品将清洁、安防、快递整合在一起,但又会因此在功能上受到限制,表现不够人工智能技术;

最后,缺乏设计感。和面向C端销售的产品不同,B端产品几乎都是采用成本较低的模具设计,外观并没有融入对应的场景当中。

针对痛点问题,麦岩人工智能技术通过激光雷达+视觉的融合方案,实现在社区场景下L5级别的低速自动驾驶技术,通过高算力方案实现对复杂环境的自动识别和感知、与使用者的人工智能技术语音交互,这成为麦岩人工智能技术打开社区清洁服务型机器人的突破口。

在蓝海中打造差异化

“目前我们正在面临保洁员供不应求的问题,雇佣成本相比原来更高但却很难雇到人,假如再过十年,这一波都能干活的叔叔阿姨们都退休之后,谁来干这些工作?”

曾经在融创文化担任高管,由于融创的房产背景,让李宇浩很早关注到这个问题。社区的现实的情况是,由于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选择的愈发多元化,目前已经开始出现了社区保洁人员的短缺问题。这类工作迟早会由机器人“接替”,社区服务类机器人这片蓝海充满可能,这直接促成了麦岩人工智能技术这家机器人公司的成立。

人社部最新发布的2021年第二季度全国“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中,营销员、餐厅服务员、保安员、保洁员、市场营销专业人员位列前五,而保洁员早已长期霸榜多年,这是一份让人忧心忡忡的榜单,如今在国内,保洁员缺口有数十万人之多。

随着我国人口结构变化,人口红利正逐步消失,劳动力结构性短缺的矛盾变得越发突出。以清洁清洗为主要工作的保洁员,由于长期处于工资低、工作条件差、技术含量低等状态,用工压力越来越大,行业招工难、从业人员年龄偏大、季节性用工荒等问题早已屡见不鲜。

在中国,家用领域的工具型扫地机器人已经实现大范围普及,据中国家电网发布的《2021年扫地机器人市场发展白皮书》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扫地机器人零售额94亿元,同比增长18%,零售量654万台,同比增长4.3%。

这意味着清洁服务品类机器人已经在C端完成了市场教育和产业链完善,对应的技术也日趋成熟,这为B端人工智能技术清洁服务机器人产业的兴起带来了助推。

而另一方面,社区清洁的面积在不断扩大。银河证券估算,2019年末全国物业在管面积约302亿方,预计2020年末全国物业在管面积为330亿方,则存量无物业面积为163亿方,占比33%,当前在管面积远远未达市场天花板。

“上岗”社区的服务型机器人,何时出现百亿独角兽?

(图片来自浦软创投)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