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美商务部否决A-SMACC提出的东南亚光伏电池组件“反规避调查申请”

2021-11-17 15:32
全球光伏
关注

不了解美国,就很难理解他们的流程。继美商务部否决“反规避调查申请”后,A-SMACC正在权衡各种可能,准备再次申请反规避调查。

当美国商务部拒绝A-SMACC组织提出的对东南亚的光伏电池组件反规避调查时,所用的理由并非“东南亚不存在规避”,而是A-SMACC的“匿名申请”会影响商务部对反规避调查的取证。

这样的套路,是否熟悉?

美国太阳能行业协会SEIA在2019年的时候就玩过。

2019年10月,USTR应部分企业申请,宣布“双面组件将被排除在201关税豁免之外”,SEIA则坚决反对,坚持双面组件应当豁免201关税。几番反复,由于“政治正确”等因素,注定了任何听证、调查、辩论的结果都是对双面组件继续征收关税。

SEIA向告到法院,认为USTR“决定‘双面组件将被排除201关税豁免’的过程”违反了“美国国家行政程序法”,最后法院果然判定USTR的决定无效。

尽管USTR此后一本正经地走过了流程,最终结果当然是按照“政治正确”的逻辑宣布“对双面组件征收201节关税”,但时间已经第二年4月。

SEIA输了结果,却赢得了时间。

这样的套路,SEIA再来!

由于A-SMACC代表其成员企业,以匿名的方式在8月16日向美国商务部提出对东南亚光伏产品的反规避调查。SEIA除发布声明外,也联名200家企业向美商务部建议,可以根据《美国法典》第19卷§1677j(b),完全可以拒绝“规避调查匿名申请”的这些请愿。

果然,10月3日,美国商务部要求“反规避调查”申请人实名补充信息。此后,由于A-SMACC坚持不向公众公开其成员信息,美国商务部于11月10日正式拒绝了该申请,理由是:不公开披露A-SMACC成员的名字会妨碍利益相关方对规避调查的请求进行充分评论,并可能妨碍他们对商务部启动规避调查可能出现的某些问题发表评论;且由于匿名申请者的业务不明,商务部认为不符合关税法。

与之前不同的是,上次美商务部是被法律绕了一下,这次商务部是用法律绕了别人一下。

避实就虚,矛盾仍在

这样的做法该怎么形容呢?钻空子、不按套路出牌、避实就虚、不正面回应、曲线救国、弯道超车?

不管怎么叫法,反正这一段时间撑过去了。但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还不一样,美国商务部显然是在回避矛盾,拖并不一定能解决问题。

此前SEIA采用避实击虚的办法应对USTR的“双面组件201保障”问题,但最终USTR修补了漏洞,仍然对双面组件征收了201关税。

这次美商务部以“匿名”的理由拒绝了反规避调查,遭此一击的A-SMACC发布声明:称他们对商务部拒绝其请愿书的决定感到“失望”,强烈反对商务部拒绝对其身份进行专有处理的理由。该组织通过律师表示:“我们被迫在暴露我们的身份和行使我们的贸易救济权之间做出选择。”

因此,11 月 15 日A-SMACC发布声明:正在“评估所有选项”,包括重新提交反倾销 (AD)、反规避 (CVD) 申请,以满足商务部(对匿名)的担忧。

匿名申请,在逃避什么?

吃瓜的群众或许在想,十年前对中国光伏产品双反调查,四年前又启动201关税调查,包括双面组件的201排除法庭调查中,反方(反对中国光伏产品的一方)从未匿名过,这次的反规避申请,为何反方选择了匿名呢?

SEIA在声明中表示:申请人匿名是不能接受的,必须让美国人了解到底是谁说“受到了伤害”。而A-SMACC则表示:如果他们的身份被揭露会遭到报复和其他形式的伤害。

到底是谁担心遭到报复和其他形式的伤害呢?

如果该申请人一直从中国购买原材料,那它是不是担心以后买不到原料?如果该申请人在中国或东南亚也设有工厂,是不是担心当地的工厂被愤怒所包围?如果该申请人纯粹是一家美国本土设厂的企业,是不是担心光伏终端投资商对他们推高成本的报复?

这些都不得而知,但美国商务部发布的信息表上,他们希望知道“为什么 A-SMACC 的成员会害怕报复和伤害”。

更重要的是,美国商务部还要求“任何 A-SMACC 成员的任何外国所有权”,如果该A-SMACC 成员或其附属公司有销售和/或位于三个指定亚洲国家的太阳能电池太阳能组件的生产运营。

正如SEIA在痛斥关税提案时指出:猪队友,影子集团,被你害死!SEIA想告诉美国人民,从十年前提出光伏双反,到201关税调查,到201关税延期等,那些希望对进口光伏产品加关税的企业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美国企业”,加关税到底是利好美国人民,还是利好那些利益集团,十年来的关税对美国光伏带来的伤害多,还是对这些猪队友带来的伤害更多。

换句咱常用的话说,可能有那么“那么一小撮”某份子,正在不停地伤害你,你却不知道是敌是友。

再申请,也是徒然

时代不同了!主旋律就会改变。

在“特乱谱”时代,由于反方的“政治正确”,所以那个朝代的美商务部铁了心要加关税,不管你是敌是友,北美的那个朝廷只是需要一个理由。

在“乔百登”时代,绿色、减排成为新的“政治正确”,任何妨碍美国实现碳中和的都是不正确。美国的气候协定,需要中国的配合和参与。

三个月前,中美各种谈判时好时坏、时硬时软之际,反方提出了201关税延期、反规避申请;10.1之前,中美谈判仍没有结果时,美国一方面宣布反规避申请确认的延期,另一方面在国庆期间USTR代表戴琦宣称中国未遵守第一阶段贸易协议;11月10日在美方宣布拒绝反方反规避申请的同时,中美两国宣布达成了关于气候协定的联合宣言。

中美达成气候协定后,COP26近200个参会国家谈判代表签署了具有历史意义的《格拉斯哥气候协定》。

在全球碳中和大趋势下,发展绿色能源也是共识,而美国承受的压力并不会比其他人更轻。

在《格拉斯哥气候协定》最后签署临门一脚之际,印度代表又提出修改意见:将煤炭的“Phase out(退出)”改为“Phase down(减少)”,一字之差让签约推迟整整一天,其实就是对美国天然气位被列入“Phase out”的挑战。

而印度代表提出的这个建议,毫无疑问得到了中国的支持。如果美国减少用天然气,没有中国的光伏产品,他们拿什么顶上去?

大势之下,再申请可能也是徒然!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太阳能光伏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