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技术:
CPU/GPU 传感/识别 显示/微投影 追踪/定位 电池/电源管理/驱动 声学/光学 通信 OS/软件/算法 云服务/大数据 材料 其它
终端:
头盔 眼镜/盒子 一体机 配件 服务 渠道
应用:
游戏 影视/动漫 娱乐 医疗 军事 媒体 旅游 购物/餐饮 教育 工业/农业 家居 设计 其它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苹果收购未成,最后被腾讯投资的Ultraleap究竟如何?

2021-11-19 11:01
VR陀螺
关注

文/VR陀螺 小钻风

今年6月,有传闻称腾讯拟5000万美元投资英国手部追踪与触觉反馈技术公司Ultraleap,以深化腾讯的AR投资组合。如果金额属实,这应该是迄今为止腾讯在AR领域除Snap之外最大手笔的投资,但这一传闻过后并未有官方消息发布,直至昨日(11月17日),Ultraleap官宣获得6000万英镑(约5.2亿人民币)D轮融资,腾讯、招行为其新晋投资方,但并未透露各方投入的具体投资。

提到Ultraleap,不仅腾讯对它有兴趣,苹果说起来也与其有过两段无疾而终的过往,而它的技术产品据说既有成为VR/AR下一代交互模式的可能,又有终结触屏时代的潜力。

双子座:一帆风顺的Ultrahaptics与苹果两次终止收购的Leap Motion

Ultraleap实际上由英、美两家手部追踪技术公司Ultralhaptics与Leap Motion在2019年合并而来。

这两家公司的成立与发展几乎同期,但两位创始人却像双子座般拥有双重个性,手部追踪技术也是各有所长,两者合并后的Ultraleap可谓珠联壁合,拥有了更进一步改变人机交互的潜力。

创始人的性格不仅决定了自身的命运,似乎还决定了公司的命运,Ultralhaptics与Leap Motion合并前,在两位创始人的带领下经历了迥然不同的“人生”。

双子座:一帆风顺的Ultrahaptics

2013年,受Xbox与导师使用声波模拟触觉这一想法的启发,英国布里斯托大学计算机系研究生Tom Carte与人机交互导师 Sriram Subramanian 、以及大学实验室研究助理Benjamin Long共同成立了Ultrahaptics。?

Ultrahaptics的成立与发展顺风顺水,成立后很快获得种子轮融资。难得的是,在Ultrahaptics的整个融资历程中,其原始股东不断追投,跟紧每一轮融资。

2013年,种子轮,60万英镑,IP Group Plc为投资方,并聘请现任CEO史蒂夫·克利夫;

2015年,A轮,1010 万英镑,Woodford Investment Management领导,原股东IP Group Plc跟投;

2017年,B轮,1790万英镑,获超额认购,IP Group plc 和 Woodford Investment Management继续支持

2018年,C轮,3500万英镑,现有股东IP Group plc 和 Woodford Investment Management、Dolby Family Ventures再次参与。

Ultrahaptics不断发展壮大,在汽车、广告、工业、沉浸式娱乐、虚拟触控控制等众多领域与知名企业建立了合作。2018年,还获得了英国女王授予的创新类别的女王企业奖,这是对Ultrahaptics独特的触觉技术及其对持续创新所授予的最高国家荣誉。

相较于学院出身的Ultrahaptics的一帆风顺,Leap Motion在其年少轻狂的创始人带领下却笼上了跌宕的故事色彩。

双子座:创始人“太古怪”,苹果两次终止收购的Leap Motion

Leap Motion创立时间比Ultrahaptics更早,2010年在美国成立,那时这家公司还叫OcuSpec,两位创始人Michael Buckwald(迈克尔·巴克沃尔德)和 David Holz(大卫·霍尔茨)才20岁出头。

出道即巅峰,凭借着前卫的手部追踪技术产品,Leap Motion种子轮融资便吸引了硅谷投资者 Andreessen Horowitz。成立不到3年,Leap Motion 在2013年高峰时估值达3.06亿美元。

也是在2013年,苹果第一次动了收购Leap Motion的念头,但第一次接洽闹得不太愉快,尤其是当时24岁的霍尔茨年轻气盛,毫不客气地表示对加入大厂苹果没兴趣之后,局面更加尴尬。

据外媒称,他当时是这么对苹果代表说的:“苹果再没有过创新,技术’烂透了’”,还表示苹果的死对头谷歌的Android优于iOS。

虽然第一次见面并不愉快,但接下来的几年里苹果对收购Leap Motion的兴趣不减,同时AR/VR技术流行愈演愈烈。但看似众星捧月的Leap Motion,发展却并非一帆风顺。

Leap Motion最早开发的手部追踪传感器主要作为PC外设,该模块虽然销售出50万个但用户使用体验很糟糕,Leap Motion由于业绩与口碑双双下滑,以大量裁员画上句号。

之后,Leap Motion完全转向VR/AR方向,并在2017 年获得了 5000 万美元C轮融资,还开始打造自己的AR头显,同时向头显制造商提供手部追踪技术支持。

但据说仍因为业绩未达标最终只获得了2500万美元。2018年,Leap Motion推出开源的AR头显原型Project North Star。

此时Leap Motion已经在不断消耗现金,能维持其运作的收入来源又尚未出现,公司衰落速度加剧。

2019年初苹果再次抛出橄榄枝,尝试收购Leap Motion,还将3000万美元的价格调高至5000万美元。收购进行到了与这家初创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进行谈判,并向员工发出入职邀请函的阶段。

但出人意料的是,在 Leap Motion 庆祝即将进入苹果体系之际,苹果又一次终止了收购。

苹果方面表示Leap Motion两位年轻的联合创始人迈克尔·巴克沃尔德和大卫·霍尔茨,财务不稳定、负面影响不断,而且行为古怪,因此最终选择了停止收购。

英雄末路

Leap Motion确实陷入了财务危机,其近乎奢侈的经营做派在许多与该公司关系密切的人士口中得到了证实。

“困扰Leap Motion 的问题是管理不善:公司的大部分风险投资都用于旧金山昂贵的 SoMa 社区的时尚办公空间,以及包括‘豆袋椅’和每日午餐在内的科技行业福利,还有高昂的工程师工资。”“当公司的核心技术具有如此巨大的潜力时,Leap Motion 竟然陷入可怕的财务困境,这在很多人看来是可以轻松避免的。”被苹果收购失败后,Leap Motion开始寻找新的交易,但大家认为对这家创企而言,为时已晚,苹果是它的“最后机会”。

事实似乎正是如此,失去苹果“最后机会”的Leap Motion,被一家英国公司收购的消息也再度沉船,最终同年以3000万美元被大西洋彼岸已有6年合作的Ultralhaptics收购。

Ultrahaptics 取得了Leap Motion 的专利并雇用其大部分员工,但 CEO 兼联合创始人迈克尔·巴克沃尔德除外,迈克尔·巴克沃尔德离开了公司。

Leap Motion令人感到唏嘘,但与UltraHaptics合并也不失为一条好的归宿。UltraHaptics虽然不如苹果有影响力,但两者技术却有非常强的互补性,融合了双方技术的产品,也被看作是有机会成为下一代人机交互的潜力产品。

改变人机交互,Ultraleap将成为“触屏时代终结者”?

Ultraleap所倡导的新一代计算机人机交互模式是非接触式人机交互,也就是通过手势操控屏幕。

移动时代的人机交互以“触屏”为主,手指与屏幕直接接触,但Ultraleap让我们无需直接触摸屏幕,通过手势识别便可隔空进行操作。

虽然目前手机对手势识别的需求并不明显,但在疫情背景下对有安全隐患的公众触摸屏、人工智能技术汽车车载系统有重要意义,更为重要的是手势识别作为VR/AR终端的核心交互方式之一,已呈现出“标配”的趋势。

那非接触式人机交互,Ultraleap如何做到?

Ultraleap集合了Ultralhaptics与Leap Motion的技术擅长点:触觉反馈与手部追踪。一个利用超声波在空中为手部提供触觉反馈;一个利用红外线进行手部追踪。合并后,“手部追踪”与“隔空触觉反馈”成为Ultraleap发展的两条技术主线。

Ultraleap的手部追踪技术以Leap Motion控制器、手部追踪软件Gemini(双子座)为核心。

Leap Motion控制器(图源:Ultraleap官网)

在合并前Leap Motion的主攻方向就是VR,其控制器(早期叫作“Orion”猎户座)的核心是两颗摄像头加上发射红外线光的LED组件,它既可以通过USB接口与PC相连,也可以使用支架(VR Developer Mount)置于头显前方位置。

?图源:Ultraleap官网

LED组件用我们肉眼看不见的红外线光照亮双手,LED脉冲与相机帧率同步,当它们同步时,相机会将数据发送回计算机对手部进行追踪。在数据被接收后,软件会生成手部的动作模型,而模型并不仅仅限于局部的手掌或是指尖,它还对关节和骨骼进行了模拟。

?图源:Ultraleap官网

手部运动的模型被输入到Ultraleap的交互引擎中,交互引擎会提供统一的物理交互范式。此时,抓取、滑动、捏......都变得像在现实世界中一样轻松。Leap Motion控制器还有相应的应用程序库,里面有75款适用于PC或是VR的演示套件,

Ultraleap在Leap Motion控制器的基础之上,还推出了一款Stereo IR 170摄像头模组作为评估套件提供给用户。相比于Leap Motion控制器,它的FOV更大、追踪范围更广、外形更加纤薄,带有USB接口可即插即用进行手部追踪的评估。

Stereo IR 170摄像头模组(图源:Ultraleap官网)

Gemini(双子座)是Ultraleap第五代手部追踪软件,不需要硬件。这款软件此前名叫作Orion(猎户座),公司合并后至第五代更名为Gemini(双子座)。它被Ultraleap称为全球最佳手部追踪平台,其追踪功能强大,能够更加灵活地运用于不同平台与相机应用当中,开发更为自然和直观的手部交互。

Gemini(双子座)演示(图源:Ulraleap官网)

目前Gemini(双子座)已被集成至Varjo XR-3 和 VR-3头显,并且已集成至高通骁龙XR-2 5G的参考设计中。?

Varjo XR-3头显(图源:Next.Reality)

2、隔空触觉反馈来自英国的Ultralhaptics长于“隔空触觉反馈”,用户能在空中触摸虚拟的3D物体时拥有真实的触感。代表产品是名为“STRATO Inspire”的即插即用触觉反馈模块,与创新型高端触觉开发套件“STRATO Explore”,主要应用于各类型终端屏莫的人机交互。?

STRATO Inspire(图源:Ultraleap官网)?

STRATO Explore(图源:Ultraleap官网)

仔细观察上图,尤其是STRATO Explore,会发现表面呈蜂窝状,上面整齐地列满了小型的圆形装置——小型超声波扬声器,这些扬声器会发出超出人耳听觉范围的超声波。阵列中的每一个扬声器都可以单独控制,Ultraleap通过算法让这些扬声器以非常特定的时间差触发,并让发出的超声波在空间中某个点位(“焦点”)重合。这个焦点由Ultraleap使用手部追踪设备(通常是Leap Motion控制器)通过追踪手的准确位置,将焦点定位在某个预设中的点。

超声波触觉反馈(图源:Ultraleap)

组合后聚集在这个点的超声波所产生的力量能在皮肤上产生微小的凹痕,Ultraleap便是利用这个压力点来产生振动,从而产生触觉。

3、Ultraleap颠覆触屏时代的应用Ultraleap目前主要应用的方向是非接触式界面、XR、人工智能技术驾驶。疫情常态化的背景下,非接触式界面似乎有颠覆触屏时代的使用价值。这里的非接触式界面,指的是我们不直接通过手指触摸屏幕,而是隔空进行操作,应用的屏幕对象目前多为有安全隐患的公众场所触摸屏,比如ATM、售票机、值机机器、自助下单机器,甚至是电梯按钮。通过Ultraleap手部追踪模块对用户的手部进行检测,配合TouchFree应用程序能将指尖转换为屏幕上的光标。

疫情期间电梯按钮上面“贴膜”,并配备棉签、牙签、餐巾纸这些用来避免与电梯按钮直接接触的操作已经印入陀螺君的记忆。Ultraleap曾针对就餐的付费模式进行了调查,无接触式的手势识别,排名首位。疫情造成的公共卫生安全让非接触式界面的价值开始突显。?

图源:Ultraleap

在VR/AR领域,目前主流的交互方式包括手柄、手势以及语音,除了以上三种之外,Meta(Facebook)也在尝试肌电手环、指环等新的交互形式。陀螺君认为未来VR、AR的交互不会是单一形态,根据不同场景、不同终端会对应其适合的交互方式,如VR游戏场景适合手柄、模拟枪等外设;远程场景适合手势+语音结合……虽然交互方式暂无定论,但从近几年的VR/AR设备迭代方向来看,手势识别成为未来标配几乎是毋庸置疑的趋势。这也意味着未来在这个方向上Ultraleap有很大的发挥空间。汽车则是在公司合并前Ultrahaptics便专注的方向,其目标是人工智能技术汽车的HMI(人机交互界面),用户可以直接通过手势来控制界面。

AR HUD已经开始投入使用,Ultrahaptics显然与AR HUD有异曲同工之妙,非常适用于人工智能技术车载系统与自动驾驶,有着比AR HUD更为广阔的前景,又或者可与AR HUD结合使用。早在2015年,捷豹、路虎便开始对Ultrahaptic的触觉技术进行调查,并意图采用;2017年,宝马展出的HoloActive Touch系统中便使用了Ultrahaptics的技术。Ultraleap的手部追踪与触觉反馈技术的应用并不止于此,它还在娱乐、医疗等方面已经取得不错进展。

在手部追踪与触觉反馈技术的结合之下,Ultraleap似乎找到了更自然、更沉浸的人机交互方式。也被认为它既有成为VR/AR下一代交互方式的可能,又有终结触屏时代的潜力的产品。

布局下一代人机交互,腾讯投资Ultraleap是何意?这家差点被苹果两度收购的公司最终获得了来自腾讯的青睐,腾讯投资这家公司是何意?从前文可以知道苹果两次终止收购并非是对Leap Motion的技术潜力感到质疑,恰恰相反,在受挫之后,时隔5年依然对它保持收购兴趣并且高加了收购金额,可见苹果对Leap Motion技术潜力的肯定。

据说当时收购Leap Motion苹果是想用于帮助自己开发AR以及一些基于手势的项目。那在Leap Motion与Ultrahaptics的隔空触觉反馈相结合后,对腾讯又有哪些意义?仅仅是AR吗?马化腾在去年的《三观》一文中提出全真互联网概念时,除了表示对VR/AR的看好外,在具体阐述中提到“人机交互的模式正在发生更加丰富的变化”,从现有人机交互模式的发展来看,手势识别就是其中最为代表性而且非常具有潜力的一种。VR/AR将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几乎已经被公认为必然趋势,而每一次计算平台的更迭中,除了网络、芯片、显示之外,交互方式是决定应用形态和用户体验的核心技术,VR/AR所带来的最核心差异也反映在人与人、人与机器、人与环境的交互上。手势在现阶段的主流VR/AR产品,如HoloLens、Quest 2上已被广泛采用,并且未来将成为标配。??

图源:VR陀螺

虽然Ultraleap的触感模拟还无法以最合适的形式融合到VR/AR中,这些技术上的探索不会白费。不论是近期热门的元宇宙概念,还是腾讯未来的全真互联网,更沉浸、逼真的体验都是让这些概念落到实处的基础,五感模拟则是探索的重中之重。不仅是为了提前布局下一代人机交互技术,Ultraleap与腾讯的业务版图亦可融合,如车机交互。在人工智能技术驾驶领域,腾讯虽没有贾跃亭为梦想窒息的豪言,也没有小米百亿造车的高调,但它也有属于自己的汽车梦,百亿入股特斯拉、蔚来,并且在2016年成立了自动驾驶实验室。

Ultraleap的手势追踪所显示的潜力,或许真如Ultrahaptics联合创始人Tom Carter当年所说:“Ultrahaptics 的目的是永远改变我们与机器、周围设备交互的方式。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推荐专题

VR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