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突发!美国通缉福建晋华总经理,这又是什么骚操作?

近日,彭博社等多家外媒报道,美国旧金山法院于当地时间6月24日,对福建晋华总经理陈正坤发出逮捕令,理由是福建晋华窃取美国存储大厂美光DRAM技术商业机密;与陈正坤一同被被列入通缉名单的还有从美光跳槽到联电的何建廷、王永明两位工程师。 

突发!美国通缉福建晋华总经理,这又是什么骚操作?

实际上,早在中美贸易摩擦公开化之前,中美之间围绕半导体产业产生的不愉快就已经产生,其中福建晋华就是其中的受害者,且贯穿中美贸易摩擦至今悬而未决。

摩擦背景:从国产替代说起

联华电子(UMC)是中国台湾第一家半导体企业,也是一家专注于晶圆代工的高科技公司,全球排名仅次于台积电、韩国的三星电子、美国的格罗方德,同时领先于中国大陆的中芯国际。

联华电子拥有先进制程技术及庞大的专利体系,尤其擅长存储芯片的晶圆制造,其坚持多年的分离式闸极存储器单元SST制程使得其存储芯片具有低功耗、高可靠度及卓越的数据保留和高耐久性等特性,深受东芝等存储元器件厂商的青睐。

中国大陆每年进口的芯片中,存储芯片占据了很大比例,2019年再创新高,达到千亿美元级别。面对庞大的国内需求,中国大陆早早就布局了存储芯片的研发,福建晋华与长江存储(专注NAND闪存芯片)、合肥长鑫(专注DRAM存储器)一起承载起了中国大陆存储芯片国产替代的重任。

福建晋华 (JHICC)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了,其由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泉州、晋江两级政府共同出资设立,专注于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领域。

我国半导体产业除封装外,其他领域都比较弱,福建晋华对标的又是三星电子、海力士等国际大厂,从成立开始就确立与中国台湾联华电子开展技术合作的路线。福建晋华一期总投资370亿元,原计划一期项目投产后可实现12英寸晶圆6万片/月的产能。 

突发!美国通缉福建晋华总经理,这又是什么骚操作?

福建晋华原计划项目建设时间表(OFweek人工智能技术制造网制图)

事件起因:专利侵权与反侵权

一个有资金,一个有技术,双方合作模式为:联华电子受福建晋华委托开发DRAM技术,由福建晋华提供DRAM所需的机台设备,并依开发进度由福建晋华支付联电技术报酬作为开发费用,而开发成果将由双方共同拥有。

不过双方的合作一开始就被另一国际存储大厂盯上了,从2017年12月开始,美光开始起诉联华电子与福建晋华,理由是联华电子从其在中国台湾的合资公司华亚科挖人,跳槽的员工窃取了美光的技术资料并带到了联华电子;而福建晋华因委托联华电子开发DRAM技术,因此也受牵连成为美光的被告。

联华电子及福建晋华很快就否认了美光的控诉,并于2018年1月在中国大陆对美光发起诉讼,认为美光MX500系列的2TB、1TB、500GB、250GB多款固态硬盘存在侵权行为。

受理此案的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鉴于审理期间的程序性问题,为避免案件审理期间产生更多纠纷,要求美光停止在中国大陆出售涉案的相关产品,并要求美光官网删除宣传信息。

这种处理方式本是案件处理过程中,包括美国在内常用的操作流程,但美光借势中美正在燃起的摩擦苗头,以“中国威胁论”游说美国政府,将这一专利纠纷的矛头几乎完全转移至福建晋华的头上,借机压制中国大陆存储芯片产业的发展。

事件爆发:福建晋华瞬间瘫痪

双方的专利纠纷自从企业层面上升到国家层面后,事件很快变了味,就在福建晋华投产前夕,美国给予了这家尚在襁褓之中的企业致命一击。

2018年10月29日,即中兴事件发生7个月后,美国商务部以“福建晋华对美国构成安全威胁”为由对福建晋华实施制裁,将其加入到禁售清单中,禁止美国企业向福建晋华出售技术和产品。

这对技术靠外包、设备靠引进的福建晋华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联华电子也在美国发出禁令后撤出了技术骨干并终止合作,紧接着美厂商纷纷撤走技术支持,几乎一夜之间,福建晋华重金购买的设备成了花瓶,多年筹备瞬间打水漂。

停摆的福建晋华随后开始与美方沟通,声明公司不存在对美国构成安全风险,但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并陷入了长期的停摆阶段。

美方追击:晋华崛起艰难

经过一段漫长的等待期,至今年6月14日,福建晋华合作方联华电子在美光控告下,被中国台湾法院判罚1亿新台币,同时对3名高管判刑处理,来自联电的戎乐天、何建廷、王永铭3人被处以4年半~6年半徒刑。

美光还在2018年11月1日以窃取营业秘密罪对福建晋华的总经理陈正坤提起诉讼,该案在今年6月24日美国法院的判决中,对后者下达了逮捕令。

目前联华电子已就判罚结果发出声明,联华电子表示:“联电所有技术均为研发团队自主研发或取得第三人授权,本次DRAM制程技术之研发,乃台湾投审会事先核准之专案,并为联电以自有技术为出发点,由三百多位工程师组成的研发团队(其中多数为联电经验丰富的研发人员)通力合作,耗时超过二年自主开发DRAM制程,且保留相关研发纪录,期盼经此过程训练的DRAM研发人才与研发结果能根留台湾。”

联华电子认为,前述判决结果有不当诱导讯问之处,且未详实记录对联华电子有利的部分;将对判决结果提起上诉。

后记:赢不起的官司

有分析认为,整个事件过程中,看似打击联华电子,实则是指向中国大陆的福建晋华以及半导体产业。福建晋华本质上只是资金运作方,自身并无技术、设备,通过资本运作方式,采用创新的发展模式,试图掌握存储芯片技术。

但咽喉却全部掌握在他人手中,美方此举一是拖垮了福建晋华,二则打击了中国大陆的半导体产业;三是借助该事件打击中国台湾的半导体企业,达到一石三鸟的效果。

截至目前,与福建晋华一起起步的长江存储已于2019年底实现了64层堆栈3D闪存量产,预计要到今年年底才能实现6万片/月的晶圆产能,即便如此迅速,其在闪存领域的市场占有率也不过5%。

另一家企业合肥长鑫预计要到今年年底才能实现4万片/月的晶圆产能,届时其市场占有率也只有3%的幅度,距离国产替代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纵观整个事件过程,后两者在自主研发上下了一番功夫,如长江存储自研了Xtacking架构,核心容量达到256Gb;合肥长鑫也能生产第一代10nm级8Gb DDR4内存;而福建晋华完全是用钱买技术,且研发中心设在海外,当联华电子、美国合作方把技术人员撤走后,福建晋华有钱却使不上力气,沦落到任人摆布的境地。

目前连总经理都被通缉,虽然联华电子已回应要反击美光,但官司缠身的福建晋华已经耗不起,即便官司必赢,也给福建晋华带来不可磨灭的创伤。正如当年Intel对全美达,虽然Intel输了官司,却赢了市场,而全美达则活生生被官司拖入深渊。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