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阴谋论,武汉肺炎冠状病毒来自实验室泄露?

灾难是最能检验人性的试金石。

对中国这个历史上多灾多难的国家来说,我们的人民很容易产生因缺乏安全感而造成的“被迫害妄想症”心理,只要赶上灾难,也就有了各种阴谋论的滋生土壤。2020年1月31日,一位印度德里大学和印度理工学院的科学家在 BioRxiv网站上发表了一篇具有轰动性的文章,该文在标题上就极具“大新闻”的要素:2019新冠状病毒棘突蛋白中含有独特的插入序列,并与HIV-1 gp120和Gag蛋白有奇特的相似性。

作者在该文中表示,经过对比新冠病毒和SARS的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序列,发现新冠病毒的棘突蛋白比SARS病毒多了4小段新的插入序列。研究人员又将这4段插入的序列在数据库中做了比对搜索,得到一个惊人的发现:这4段插入序列都能够在艾滋病毒的蛋白序列中找到!而且与这些插入序列同源的都是艾滋病毒特别重要的包膜蛋白gp120和衣壳结构蛋白Gag。在这里需要普及的是,棘突蛋白是冠状病毒与宿主受体ACE2(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结合的关键蛋白。于是,作者得出一个大胆的结论:新冠病毒棘突蛋白与HIV-1 gp120和Gag蛋白不寻常的相似性不太可能是偶然现象。

此文一出,又有更多的互联网网民根据文中所提到的HIV-1和新型冠状病毒的关系,联想到近期官方公布的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治疗中所提到的一些药物,如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奈非那韦等都是主要用于抗艾滋病和人类免疫缺陷病毒-1(HIV-1)感染,于是大胆怀疑官方早已知道新型冠状病毒和HIV-1之间的关系。

甚至还有人挖得更深一些,在自然杂志上找到了2015年石正丽发表过的一篇论文《一个类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在人类出现的可能性》。在该文中石正丽表示由于野生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几乎都不能感染人类,但只要把蝙蝠身上的棘突蛋白里的ACE2受体开关一调,这个病毒就可以传染给人类。石正丽团队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的棘突蛋白和SARS病毒重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体的ACE2结合,能有效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毒性巨大。他们发现新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管失去作用。后来,网民还发现石正丽提到她所在的团队在研究SARS病毒宿主过程中使用了38只恒河猴。更细心的网民还发现,华南海鲜市场的野味餐厅里刚好又售卖过野生猴,而石正丽的团队所在单位正好处在此次疫情的始发地武汉。更有执着的网民还通过搜索发现,中国大陆、台湾、新加坡都曾出现SARS病毒在实验室泄露的事件。于是,一个貌似逻辑严密的病毒传播源头似乎被勾勒了出来:因为武汉病毒研究所在研究中通过基因重组制造了一种可以在人际传播的新型冠状病毒,因为实验室管理不善该病毒流传到了华南海鲜市场最终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传播。

1  2  下一页>  
内容导航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