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莆田系”在短视频APP复活

2021-08-23 08:39
奇偶派
关注

作者|李好

曾经莆田系,狭义地指代以詹林陈黄四大家族为代表,起家福建莆田东庄的民营医院及其上下游产业体系的相关企业。

起源于七八十年代的莆田系医院,祖师爷陈德良因生计流浪于江湖,那时候卫生条件差痤疮和皮肤病较多。他得到一张治疗疥疮的药方,于是乎化身老军医,委身于小旅馆,在电线杆子上帖广告,混了几年挣了点钱,算是锦衣还乡了。

当地人看他发财了也纷纷效仿,莆田卫校还办了医学速成班,学习上个一两个月,给发个结业证书,还给开个外出证明,这些“赤脚大夫”就像种子一样撒向了全国各地。

彼时的莆田系医院,在名称上经常用医疗科目名称来包装自己,如“xx妇科医院”、“xx男科医院”、“xx泌尿外科医院”、“xx皮肤病专科医院”等,使自己在品牌公信力上显得更加可靠。

但是这些速成班的“赤脚大夫”并不懂太多医学专业知识,只是掌握了一些基础技能,就以此谋生求财。其中产生的医疗问题与纠纷断断续续被人们所认知。这也就成了大众眼中莆田系的雏形。

不过,时至现今,莆田系逐渐脱离四大家族与莆田地域特征,而成为国内不正规和不法医疗机构的代名词。

虽然莆田系指代意义在泛化,但是它们追随流量的脚步从未停歇。

流量流到哪里,莆田系就跟到哪里。这是莆田系从电视广告时代一直红火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制胜法宝”。

2015年之前百度占领PC时代流量入口,莆田系占领百度;此后两微——微信、微博崛起,莆田系转身拥抱微商和微博广告;现如今短视频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流量黑洞,莆田系也在短视频平台活跃起来,并且找到了自己的最新玩法。

此文意在详解,当前莆田系医疗机构在当前视频时代的新态势与新玩法。

莆田系历练出的“韩国医生”

前几个月,一个闺蜜和我说想去做一个网红隆胸手术,“抖音上很多好看的网红都做了隆胸手术,隆胸手术目前就像是网红的标配”。

不过很快她就放弃了隆胸的想法,因为她被抖音上的整形避坑指南安利,一次隆胸整形的价格高达8万元。

但同时她又开始动心,想做割双眼皮和开眼角。因为,她加的抖音博主在聊天中告诉她,这些手术更适合她,而且物美价廉。

我这才发现,原来抖音上一些所谓的科普和分享博主,也只是为了导流用户到微信等社交平台收割。

这其中,经常在抖音分享自己整形避坑指南的“学姐懒猫”,吸引到了我。

学姐懒猫的抖音个人简介中明确写着“不接医美推广”。但是通过发布在抖音的整形避坑指南,学姐懒猫将抖音吸引到的粉丝引导至微信进行交易与变现。

当我们在抖音与学姐懒猫的号主进行交流的过程中,她给了我们一个微信号。添加这个微信号后,我们就发现了一副和抖音上学姐懒猫完全不同的“面孔”。

学姐懒猫在微信的昵称就是“上海韩国医疗团队学姐懒猫”。个人简介则更加明确地自称,“韩国Glory整形医院唯一助理,合法持证韩国整形翻译,给你带来最好的整形技术”。

在微信朋友圈中,学姐懒猫经常用面诊定金和各种炫目的文案,来诱惑消费者买单。例如“七夕也在加班中,一大早小姐姐10W全款来做改造,之前在杭州医院做的全毁了,观望比较了四个月还是选择了我们团队,你们的信任是我们最好的礼物”。

利用整形转账图片和对比式的文案,学姐懒猫给抖音平台吸引来加微信的咨询者,营造一种安全可靠和大家都在进行整形的印象,给这些咨询者以安全感。

除了利用其他患者整形转账的朋友圈营造氛围,学姐懒猫还利用所谓“亲自体验整形实验”,来证实其所推荐整形机构的靠谱性。

例如在学姐懒猫的朋友圈中写着,“学姐本人自己面吸+人工韧带V脸术第二天,额头变平整,苹果肌臃肿感,法令纹变浅,双下巴也在提升,但是我们的面吸技术不肿”。

在配图上,学姐懒猫则直接给出了自己整形前和整形后的变化。

顺手,我们也搜了搜,学姐懒猫的所在的韩国Glory整形医院的信息。据天眼查数据,韩国Glory整形医院并没有在国内注册医院医疗企业。

但是在学姐懒猫的微信朋友圈中,这家韩国Glory整形医院的所谓裴南锡院长的简历,引起了我的注意。

根据简历,裴南锡院长作为韩国Glory整形医院的医美主刀医生,在韩国有着丰富的整形经验。裴南锡教授1991年从韩国首尔延世大学医学院入学目前为止已经有20年的医美从业经验。

图/来源:网络

在裴南锡以往的工作简历中,广州紫馨美容医院特邀院长的工作经历就十分有趣了。

天眼查数据显示,广州紫馨美容医院的注册资本为1000万,其中广州美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资200万占股20%,陈山出资800万占股80%。

这个陈山任职于11家企业,投资6家企业。其中,莆田康韵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就是其任职和投资的公司;而其他其任职和投资的公司,也多与莆田系有着关联。

图/来源:天眼查

虽然学姐懒猫主推的这位裴南锡,现如今所在的这家来历不明的韩国Glory整形医院与莆田系之间的关系不详。但是他作为当年广州紫馨美容医院主刀医生,和莆田系之间的联系,让人不得不怀疑其中存在着猫腻。

学姐懒猫在抖音导流,到微信变现的办法,仅仅只是这些来历不明的医院忽悠不明真相者的惯用手法。

名不符实的“快手医生”

在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大量不正规的莆田系医院同样在老练地狩猎着寻医问药者。

与抖音不太一样的是,快手上的莆田系医院,大多是利用所谓公立医院的知名专家,将求医问药者导流到一些不知名的私立医院。

快手平台上所谓的“河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皮肤科医生韩保正”,就是这样“挂羊头卖狗肉”的典型案例。

图/来源:快手

在快手上,韩保正被认证为河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皮肤科医生,皮肤科主任医师,擅长皮肤科相关疾病。

虽然在快手的个人介绍和视频中,韩保正没有留下自己的微信号。但是在创建的快手粉丝群里,其群名称就是自己的微信号。通过这种隐蔽的办法,快手上的用户就被他导流到个人微信号上。

在加微信后,韩保正就来了一个彻底“大变脸”。个人介绍变为了武汉太医堂中医院皮肤科主任。

在微信上,韩保正在快手上认证的皮肤病专业,也变为了脱发,痤疮,灰指甲、腋臭等特色治疗疾病。

图/来源:韩保正微信封面

而在天眼查中,武汉太医堂中医院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实际控制人为黄世林。该公司曾因为医疗损害被起诉,甚至被列为失信执行人。

在与韩保正医生聊天的过程中,韩医生多次索要我的电话。被多次拒绝后,他开始以“我们是医院,不是美容院,不会天天打电话”的话语来安抚我,并且再次坚持索要电话。

图/奇偶派

而在武汉太医堂医院的官网中,不论点开任何一个介绍链接,官方网站都会跳转到手机号码、微信和个人信息填写的页面,并进入聊天对话框。

图/来源:武汉太医堂医院官网

在2013年,这家武汉太医堂中医院曾经被曝出,举办了“学生证无痛人流享受半价”的奇葩活动。

在快手平台上,除了韩保正医生,中医眼科徐医生也是如此。

徐医生在快手的认证为武汉仁安眼鼻喉医院中医眼科医生。但是,在添加了徐医生微信后,徐医生告诉我他们是武汉同普中医眼科医院。

并且在我询问后,对方发给我一个徐医生的个人简介。

徐医生名为徐福源,简介上写着有20年的眼底医疗经历,擅长各种疑难杂症,如弱视治疗,视神经萎缩等。

图/奇偶派

这样一家所谓的同普中医眼科医院,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没有任何相关企业信息。在天眼查等平台也未查询到任何该企业与医院的信息。在百度上它更是没有任何官方网站,只是有着不少询问徐福源是否靠谱的问题。

[page][/page]

就是这样一家来历不明的医院的所谓医生,堂而皇之地在快手上进行各种医学知识宣传与科普。

如韩保正、徐福源等所谓的专家医生,在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大肆贩卖自己的所谓医学常识与科普,吸引那些不明就里、难辨真假的底层用户。通过这样那样的规避手段,将这些求医问药的病患,导流到各种不正规的医疗机构。

他们之所以甘愿冒这样的风险,原因也在于这些莆田系的非正规医疗机构,在背后熟练运作着一整套“低成本、低风险、高收益”的导流与变现玩法。

专业运作的“莆田系”视频机构

前面那些不正规的医疗机构,之所以能够在抖音和快手运作自如地获取患者,与其背后机构化运作的视频“产供销”模式脱不开干系。

一位在莆田系医院专业运作医生账号的从业者李星告诉我,其实他们和医生的关系绝大多数是签约关系,他们协助医生来运作其短视频平台上的账号认证、内容、粉丝互动与最终导流。

他详细解释了,莆田系医疗机构操纵这些医生在短视频平台运营的五个步骤:

1、莆田系医疗机构组建专门的服务团队来签约医生,同时以该医生的名义入驻短视频平台,注册个人账号并且进行认证。短视频平台则对这些医疗内容进行内容运营、吸引粉丝。

2、这些医疗机构,一般以两名视频运作人员服务一名医生的组织架构,同时在抖音、快手、视频号等短视频平台运营该医生的账户。

3、这些运作人员,利用医生的短视频内容将粉丝引流到医生助理,医生助理线上接待,将这些求医问药的粉丝和患者引流至专科医院治疗。

4、医生通过短视频导流到微信等私域流量后,进行线上诊疗,联系后方的莆田系医疗机构进行医药用品销售与发货。对那些导流到专科医院治疗的患者,则进行线下收割。

5、医生的主要收入是线上出诊费,所销售医药品流水抽成、线下诊疗抽成等方式。莆田系医疗机构则获得了源源不断的患者资源,通过线上销售医药用品,线下诊疗获利。

李星告诉我,为了能够把那些从短视频平台导流来的患者尽可能地“搜刮干净”,莆田系医疗机构会从公立医院高薪招聘个别医生,然后利用这些医生公立医院的身份对患者进行思维洗脑。

一般线上聊天会用的话术是,“这位医生是某医院最好的医生,来我们医院就是看到我们医院潜力更大才来的,毕竟我们的医生大多都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医学造诣更高”。

这样的忽悠,先让患者放下内心防备,放心地走向莆田系医疗机构。

线上对患者洗脑结束,等求医问药的患者从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来到莆田系医疗机构后。不多数情况下,不论结果与表现如何,这些机构里或专业或不专业的“医生”都会告诉患者,“这个疾病已经很严重了,如果不配合住院治疗或重度治疗应该很难解决”。

李星说,“你去公立医院可能只用开200块钱的药就够了,但是莆田系医院每次都会把病情说的很吓人,不然怎么赚个饱呢?”

在虚假宣传导流和夸大病症之后,莆田系最大的盈利点来了,“过度医疗,无病整治为有病,小病说成大病”。

在李星看来,“来到莆田系医疗机构就没有健康的人,普通女生痛经被整治为子宫问题的可能性很大,并且整治为子宫问题后,医生会推荐做各种昂贵的治疗和药品,不管你需不需要,医生眼里你都需要。”

最终,患者掏出了数倍于真实所需医药费的诊疗与药品费用。但是,因为医生的专业性无法保证,最终的诊疗效果尚不可知。

就这样,一整套的莆田系医疗机构在短视频平台注册认证、运营、诊疗、导流、售卖/诊疗的成熟运作模式,就展现在了我们眼前。

写在最后

“逐流量而居”的莆田系医疗机构,随着视频时代的到来,也迁徙到了快手抖音等平台谋生谋财。

它们熟练地掌握了短视频平台的流量与财富密码。老练地将或真或假的专业医生,包装成医疗知识科普者、分享者、解答者,为其配备完整的注册认证、运营、诊疗、导流、售卖/诊疗团队。

最终,患者就这样被莆田系医疗机构的“一条龙”服务,安排得明明白白,束手就擒,心甘情愿地进入这些医疗机构,大笔大笔地掏钱,但却可能没有任何疗效。

鲁迅说:“其实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我们所举的个案,仅是在快手、抖音平台上狩猎病患的莆田系医疗机构中的九牛一毛。就在我们收集资料和案例的过程中,不少案例都悄然消失,而另一些案例又重新出现。

在我们上一篇文章发布后不久,学姐懒猫的抖音账号,已经无法查到。甚至有一段时间,她的微信朋友圈都不再更新。但是,前不久,她的微信朋友圈再度复活,再度大量更新各种医美案例与转账截图。

这证明,只要这种流量运作与盈利模式还在,这些莆田系就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参考文献:

《什么是莆田系医院》 知乎回答

*本文图片部分来源于网络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